安徽大学副校长吴春梅博士(右)与澳洲雪梨净宗书院副院长锺茂森博士

2008年十月十四日共同主持安大方东美研究所揭碑仪式。

安大方东美研究所荣誉所长、安徽黄山文化书院创院人兼荣誉院长

钱耕森博士致揭碑式主讲词

 

方东美哲学的价值

20081014日安徽大学方东美研究所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安徽大学方东美研究所在金风送爽、丹桂飘香,江淮大地硕果累累的丰收季节里,在海峡两岸学者的热烈欢呼声中诞生了!

方东美先生(18991977),是中国现代哲学史上的一位大哲学家,又是我们安徽省的一位杰出的乡贤。于是,引起了我对他的浓厚的兴趣。我想学习他的哲学思想,遂萌生了成立一个专门的研究机构的念头。为此,10多年前,与方先生的高足张尚德教授联系上了。他很热心,我们继续联系了好几年,但终于未果。方东美研究所秘书长史向前教授也参与过这一工作。近年来,开始通过方先生的另一位高足净空老教授的弟子钟茂森博士与净空老教授联系上了。净空老教授早就有了回报业师方先生教诲的大恩大德的想法。我们因缘巧合。他非常热心,乐于合作,遂鼎力相助,慷慨解囊,捐出善款,奠定了一定的物质基础,由澳洲净宗学院与安徽大学哲学系以及黄山文化书院共同组建研究所。于是,我安徽大学方东美研究所,终于在20081014日顺利宣告成立。据说,我们这个研究所,乃海峡两岸专门从事方先生研究的第一所。本人宿愿如偿,感到十分欣慰!我并愿借此良机,谨向净空老教授表示衷心的感谢!

本人有幸在成立大会上作主题报告,我的演讲题目是《研究方东美先生哲学与文化思想的意义与价值》。兹简述如下:

方东美先生(18991977),名珣,原名德怀,字东美,以字行。189923农历正月初九日),生于安徽省历史文化名城桐城县杨树湾大李庄(今属枞阳县义津镇双兴村大李庄)。他于197314岁时,考入著名的桐城中学。191718岁时,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桐城中学并考入江苏省南京市著名的金陵大学。他在故乡整整生活了18个年头。幼承庭训,深沐经史古典文化薰陶;夙慧天成,秉彝非凡,三岁受诗经,过耳成诵,有神童誉,如以智然(陈靖先生新考证:非为方先生的14世祖,而为方先生的14世族祖引者注)。(孙智燊先生语)可见,方先生是我们的乡贤,又是我省的历史文化名人。所以,研究方先生的哲学与文化的思想,必将有助于我们弘扬徽学。

方先生生于1899年,逝世于1977年,享年78岁。其中18991949年(内含留学美国3年(19211924年在内)),生活于大陆共49年;19481977年(内含赴美国讲学6年(1959196119641966年)在内),生活于台湾共29年。方先生既是大陆的哲学与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符号,也是台湾的哲学与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所以,研究方先生的哲学与文化的思想,必将有益于台海两岸的哲学与文化的交流。

方先生毕其一生热爱中华哲学与文化,自幼起就深受中华哲学与文化的影响,尤以儒、道、释三家对他的影响既大且久又深。他自启蒙之日起,就熟读中国经典,早就与儒、道、释三家结下了不解之缘,儒家成了他的家学渊源,道家成了他的资性气质上的根底,佛家成了他的兴趣。特别是,他自抗日战争起,愈老愈笃爱中华哲学与文化。他对中华哲学与文化,作了全面的继承,深入的研究,造诣极深,并对中华哲学与文化的发展,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方先生的一生又是热爱西方哲学与文化,并深受其影响的一生。他始自于上桐城中学,这是当其时名闻遐迩的一所新式学堂。大学本科读的是美国基督教会在南京开办的名校金陵大学。他虽然还只是一名大学生,但他的国学造诣已驰名全校。同时,他聆听过美国著名哲学家杜威教授所开设的《西洋哲学史上古部分》一课。金大毕业时,以优异成绩被保送赴美国留学,先就读名校威斯康辛大学,再就就读名校俄亥俄大学,后又就读威斯康辛大学。以论文《柏格森生命哲学之评述》于1922年获威大硕士学位,又以《英美新实在论之比较研究》于1924年获威大博士学位。他长期受到西方哲学与文化的系统而严格的训练,为他毕其一生深入研究西方哲学与文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归国后,他长期从事西方哲学与文化的教学与研究。但到了晚年,他却又改教中国哲学与文化。一言以蔽之,方先生终其一生出入中西,纵横古今。

特别是,方先生在中西(所谓西,广义上实涵盖古印度、古希腊和欧洲在内)比较研究的基础上,善于把法国的柏格森(Henri Bergson 1858-1941)的生命哲学和英国的怀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 1861-1947)的过程(即机体)哲学与我国群经之首的《易经》及其《易传》的机体(即过程)哲学加以融会贯通,创造出自己的一套独特的生命本体哲学的博大精深的新的哲学体系。方先生的生命哲学,是中西哲学相结合的一个典范。他必将启导我们更好地对中国传统哲学去进行转型,实现现代化。

方先生的生命哲学,是否属于新儒家的范畴?方先生生命哲学的性质是什么?方先生生命哲学应该如何定位?对于这样的问题,要下一个断言,是很不容的。因为,就连方先生本人也自认为:难言也。言之,君也未必将信:余在家学渊源上,为儒家;在资性气质上,为道家;在宗教兴趣上,为佛家;此外,在治学训练上,却为西家。这是方先生于1964年夏出席美国夏威夷大学举行第四届东西方哲学家会议,战胜英国哲学家芬里教授时,答好奇者所问。接着又问:敢问其如何可能?就接着又答:乃事实耳。

但是,无论是海峡两岸的论者,还是中外各国的论者,似乎流行的、至少是较流行的说法,则认为方先生也是一位新儒家。

这当然是一个犹待我们深入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欢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百家争鸣之。

不过若就方先生作为一个中国人,特别是作为一个中国的哲学家,他对中国哲学的青睐和执着,也就流露出他对儒家哲学的一份特殊的知遇与景仰的情怀。这是很自然的,因为儒家乃中国哲学与文化的主流与基础。所以,无论方先生最终能否算作新儒家,但他对儒家研究的丰富的成果,当不失为我们今天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的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之一。

方先生于1973112日发表演讲,题目为《中国哲学对未来世界的影响》。他在演讲中,再度详细解说了他自己所独创的人与世界的关联图。他说:在这个蓝图里面,哲学精神,从客观看,要寄托在真实而有价值的世界上面。同时,这个真实而有价值的世界,不是以牛羊为主体,也不是以猴子为主体,而是以有智慧的人类作主体。所以在哲学的建筑里面,有两大支柱:一个是客观的世界,一个是主体的人类生命精神。有这两个大支柱以后,我们才可以开始打兰图。他又说:所以,在建筑蓝图里面是个宝塔型,以物质世界为基础,以生命世界为上层,以心灵世界为较上层,以这三方面,把人类的躯壳、生命、心理同灵魂都做一个健康的安排。然后在这上面发挥艺术的理想,建筑艺术的境界,再培养道德的品格,建立道德的领域;透过艺术与道德,再把生命提高到神秘的境界宗教的领域。因之,在我们宇宙的建筑里面要分成许多境界。云云。

方先生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如此这般地解读人与世界的关联?其目的究竟何在?

方先生坦诚地说道:这个插图,是兄弟在这么一种痛苦或者可以说是兴奋的状态之下,想使哲学在我们的时代,尤其是在中国能够复兴,然后拿中国复兴的哲学思想去面对西方,也促进西方衰退的哲学精神能够复兴,所以才制作这么一个蓝图。

我们对于方先生上述他所精心设计出来的人与世界的蓝图,即使一时还没有发生兴趣,或者最终也难以完全认同的话,但是他洞察出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都亟待复兴的智慧,并力图以中国哲学的复兴去推动西方哲学的复兴的精神,以及要圆满地解决人与世界的关联的理想,对我们今后为发展中国哲学,并使中国哲学对西方哲学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以及妥善地解决人与世界的关联等的一系列的重要问题,显然都是不无激励与启迪的。更何况其中还会有许多合理的积极的有益的部分,则自是方先生留给我们的一份珍贵的遗产。

方先生对《周易系辞上传第六章》所说的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这两句话,是特别欣赏的。他把它们概括为乾元大生与坤元广生。并创造性地拿来作为自己哲学体系中的两个最基本的理念与原理,用以解读宇宙与人生。认为宇宙与人生都是生生不已,宇宙决不是一种机械物质活动的场合而已,而是一种普遍生命流行的境界。也就是说,宇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大生机,无一刻不发育创造,无一地不流动贯通,是永恒的大化流行体。他又认为宇宙是一种冲虚中和的系统,其形质虽属有限,而功用却是无穷的。也就是说,万物都是互相感应,彼此全无阻隔,从而生出无穷的和悦、和谐之气。

方先生进一步认为,我们人类由对宇宙的生生与和谐的体认,就能体认到自我应该也能够自强不息;对他人应该也能够厚德载物。也就是说,我们人类应该并能够充分发挥天赋的德行,去努力追求和谐圆融与至善尽美的境界。换言之,人类应上本天的创造能力,下本地的生养万物的能力,与天地参,把整个天上的神奇的创造力量与地上的生养万物的力量一起吸收到人类来,以人为中心,从事人类的创造,从事人类追求真善美的创造。

这就充分表明了方先生是把生生之德与广大和谐作为哲学的最高境界,同时作为人生的最理想的境界。

显然,方先生的生生之德与广大和谐的基本理念,必将成为我们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构建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以及实现联合国和平与发展的伟大目标的重要资源之一。

 

总之,我们之所以要成立研究所,就是为了让对方先生哲学与文化思想进行学习、研究与弘扬时,能有一个活动的平台。我们采取开放的方式来办所。因此,我们热烈欢迎所内外的同道们共同来把对方先生哲学与文化思想学习、研究与弘扬得好一点。我上述的初步意见,旨在抛砖引玉,如有不妥之处,欢迎予以批评指正!谢谢!

 

(作者为安徽大学哲学系资深教授、安徽大学方东美研究所名誉所长、黄山文化书院名誉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