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難問事佛吉凶經

後漢沙彌

安息國王

安清世高譯

I.

阿難白佛言﹕

「有人事佛得富貴、諧偶者;有衰耗、不諧偶者。云何不等同耶?願天中天普為說之!」

 

佛告阿難﹕

「有人奉佛,從明師受戒﹕專信不犯,精進奉行,不失所受;形像鮮明,朝暮禮拜,恭敬燃燈;淨施所安,不違道禁;齋戒不厭,心中欣欣。諸天善神擁護,所向諧偶,百事增倍。為天龍鬼神眾人所護,後必得道。是善男子善女人,真佛弟子也!

「有人事佛不值善師,不見經教,受戒而已,示有戒名。憒塞不信,違犯戒律。乍信乍不信,心意猶豫。亦無經像恭恪之心﹕既不燒香,燃燈禮拜,恆懷狐疑,瞋恚罵詈,惡口嫉賢;又不六齋,殺生趣手。不敬佛經﹕持著弊篋衣服不淨之中、或著妾子床上不淨之處、或持掛壁,無有座席恭敬之心,與世間凡書無異。若疾病者,狐疑不信,便呼巫師,卜問解奏,祠祀邪神。天神遠離,不得善護;妖魅日進,惡鬼屯門;令之衰耗,所向不諧。或從宿行惡道中來,現世罪人也,非佛弟子!死當入泥犁中,被拷掠治。由其罪故,現自衰耗,後復受殃,死趣惡道,展轉受痛,酷不可言。皆由積惡,其行不善。愚人盲盲,思宿行因緣所之﹕精神報應,根本從來。謂言『事佛』致是衰耗,不止前世宿祚無功。怨憎天地,責聖咎天。

「世人迷惑,不達乃爾!不達之人,心懷不定,而不堅固,進退失理,違負佛恩,而無返覆,遂為三塗所見綴縛,自作禍 福。罪識之緣,種之得本。不可不慎!

十惡怨家;十善厚友。安神得道,皆從善生。善為大鎧,不畏刀兵; 善為大船,

可以度水。有能守信,室內和安,福報自然。從善至善,非神授與也。今復不信

者, 從後轉復劇矣!」

佛言﹕

「阿難!善惡追人,如形逐形,不可得離。罪福之亨,亦皆如是。勿作狐疑,自墜惡道。罪福分明,諦信不迷,所在常安。佛語至誠,終不欺人。」

佛復告阿難﹕

「佛無二言。佛世難值;經法難聞!汝宿有福,今得侍佛。當念報恩﹕頒宣法教,示現人民,為作福田,信者得植,後生無憂。」

 阿難受教,奉行普聞。

 

II.

阿難復白佛言﹕

「人不自手殺者。不自手殺、為無罪耶?」

佛言﹕

「阿難,教人殺生,重於自殺也!何以故?或是奴婢愚小下人,不知罪福;或為縣官所見促迫,不自出意。雖獲其罪,事意不同,輕重有差。教人殺者、知而故犯,陰懷愚惡,趣手害生,無有慈心,欺罔三尊,負於自然神。傷生杌命,其罪莫大。怨對相報,世世受殃,無有斷絕。現世不安,數逢災凶。死入地獄,出離人形,當墜畜中,為人屠截。三塗八難,巨億萬劫,以肉供人,未有竟時;令身困苦,啖草飲泉。今世現有是輩畜獸,皆由前世得為人時、暴逆無道,陰害傷生,不信致此。世世為怨, 還相報償。神同形異,罪深如是!」

 

III.

阿難復白佛言﹕

「世間人及弟子,惡意向師及道德之人,其罪云何?」

佛語阿難﹕

「夫為人者,當常愛樂人善,不可嫉之。人有惡意向道德人、善師者,是惡意向佛無也。寧持萬石弩自射身,不可惡意向之。」

佛言﹕

「阿難,自射身為痛不?」

阿難言﹕

「甚痛!甚痛!世尊。」

佛言﹕

「人持惡意向道德人、其善師者,痛劇弩射身也。弟子不可輕慢其師,惡意向道德人。當視之如佛,不可輕嫉,見善代其歡喜。人有戒德者,感動諸天,天龍鬼神莫不敬尊。寧投身火中,利劍割肉,慎莫嫉妒人之善。其罪不小,慎之!慎之!」

阿難復白佛言﹕

「為人師者為可得呵遏弟子,不從道理,以有小過,遂之成大。可無罪不?」

佛言﹕

「不可!不可!師弟、義。義感自然,當相訊厚,視彼如己。黜之以理;教之以道。己所不行,勿施於人。弘崇禮律,不使怨訟。弟子亦爾。二義真誠﹕師當如師;弟子當如弟子。勿相誹謗,含毒致怨,以小成大,還自燒身。為人弟子,當孝順於善師。慎莫舉惡意向師。惡意向師、是惡意向佛、向法、向比丘僧、向父母無異。天所不覆,地所不載。

「觀末世人諸惡人輩不忠不孝,無有仁義,不順人道。魔世比丘四數之中,但念

他惡,不自止惡。【諸如﹕】嫉賢妒善,更相沮壞;不念行善,強梁嫉賢;既不能為,復毀敗人;斷絕道意,令不得行;貪欲務俗,多求利業;積財自喪,厚財賤道。死墜惡趣大泥犁中,餓鬼畜生,未當有此。於世何求?念報佛恩﹕當持經戒,相率以道。道不可不學,經不可不念,善不可不行。行善布德;濟神離苦;

超出生死。見賢勿慢,見善勿謗,不以小過證入大罪。違法失理,其罪莫大。罪福有證,可不慎耶?」

阿難復白佛言﹕

「末世弟子,因緣相生。理家之世,身口之累,當云何?天中天!」

佛言﹕

「阿難,有受佛禁戒,誠信奉行,順孝畏慎,敬歸三寶,養親盡忠,內外謹善,心口相應。可得為世間事,不可得為世間意。」

阿難言﹕

「世間事、世間意云何耶?天中天!」

佛言﹕

「為佛弟子,可得商販營生眾﹕平斗直尺,不可罔於人;施行以理,不違神明自然之理。葬送之事,移徙姻娶,是為世間事也。

「世間意者﹕為佛弟子,不得卜問請祟,符咒厭怪,祠祀解奏;亦不得擇良日良時。

「受佛五戒,福德人也。有所施作,當啟三寶。佛之玄通,無細不知。

「戒德之人,道護為強,役使諸天。天龍鬼神,無不敬伏。戒貴則尊,無往不吉。豈有忌諱不善者耶?道之含覆,包弘天地。不達之人,自作罣礙。善惡之事,由人心作。禍福由人,如影追形,響之應聲。

「戒行之德,應之自然。諸天所護,願不意違;感動十方,與天參德。功勛巍巍,眾聖嗟嘆,難可稱量!智士達命,沒身不邪。善如佛教,可得度世之道。」

阿難聞佛說,更整袈裟,頭腦著地﹕

「唯然,世尊!我等有福,得值如來。普恩悲大,愍念一切。為作福田,令得脫苦。佛言至真而信者少。是世多惡,眾生相詛。甚可痛哉!若有信者,若一若兩。奈何世惡乃弊如此!佛滅度後,經法雖存,而無信者。漸衰滅矣!嗚呼痛哉!

將何恃怙?惟願世尊為眾黎故,未可取泥洹!」

阿難因而諫頌曰﹕

 

「佛為三界護,恩廣普慈大!願為一切故,未可取泥洹。

值法者亦少,盲盲不別真。痛矣不識者,罪深乃如是!

宿福值法者,若一若有兩。經法稍稍替,當復何恃怙?

佛恩非不大,罪由眾生故。法鼓震三千,如何不得聞!

 

世濁多惡人,還自墜顛倒。諛諂卑訾聖,邪媚毀正真。  

 不信世有佛,言佛非大道。是人是非人,自作眾罪本。

命盡往無擇,刀劍解身形。食鬼好伐殺,鑊湯涌其中。

 

淫泆抱銅柱,大火相燒燃。誹謗清高士,鐵鉗拔其舌。

亂酒無禮節,迷惑失人道。死入地獄中,洋銅沃其口,

遭逢眾厄難,痛毒不可言。若生還為人,下賤貧窮中。

不殺得長壽,無病常康強。不盜後大富,錢財恒自滿。

不淫香清淨,身體鮮必芬。光彩常奕奕,上則為大王。

至誠不欺詐,為眾所奉承。不醉後明了,德慧所尊敬。

五福超法出,天人同儔類。所生億萬倍,真諦甚分明。

末世諸惡人,不信多狐疑。愚癡不別道,罪深更遠冥。

蔽聖毀正覺,死入大鐵城。識神處其中,頭上戴鐵輪。

求死不得死。須臾已變形。矛戢相毒剌,軀體恆殘截。

 

奈何世如是,背正信鬼神。解奏好卜問,祭祀傷不仁。

 死墜十八處,經歷黑繩獄。八難為界首,得復人身難。

若時得為人,蠻狄無義理。癡騃無孔竅,跛躄啞不語。

矇矓不達事,惡惡相牽拘。展轉眾徒聚,禽獸六畜形。

為人所屠割,剝皮視其喉。歸償宿怨對,以肉給還人。

  

無道墮惡道,求脫甚為難。人身既難得,佛經難得聞。

世尊為眾祐,三界皆蒙恩。敷動甘露法,令人普奉行。

哀哉已得慧,愍念群萌故。開通示道徑,黠者即度苦。

 

福人在向向,見諦學不生。自歸大護田,植種不死地。

 恩大莫過佛,世祐轉法輪。願使一切人,得服甘露漿。

慧船到彼岸,法磐引大千。彼我無有二,發願無上真.」

 

 IV.

 

阿難頌如是已。諸會大眾,一時信解,皆發無上正真之道,僧那大鎧甘露之意,香燻三千,從是得度。開示道地,為作橋梁。國王臣民、天龍鬼神,聞經歡喜。阿難所說,且悲且恐,稽首佛足,及禮阿難,受教而去。

(終)